刘宪阁︱《黄炎培日记》整理的美中不足

   |    2021年2月28日  |   开心彩票网  |    0 条评论  |    22


刘宪阁

2021-02-27 11:52 来源:澎湃新闻

笔者按:2020年12月24日早晨,在一个学术群因缘际会结识了某位知名已久的学兄。加了微信好友后,才知道这篇几被遗忘在电脑里的拙劣,十年前(2010年)替换及时刊出的幕后故事。作为新闻生产的一部分,新闻编辑室里的类似为表纪念,现一仍其旧发出(开头和结尾均经时为某报编辑的学兄润色)。

很多人知道黄炎培,可能是实际上这位活动家与国民党,国会甚至北洋军阀等各方政治力量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特别是他留下的大量日记,更是这些历史,宝贵的记录。尽管往往是只言片语,非常简略,而真实记载了黄炎培和他所接触的各个人物,以及他们对民族安危,国家命运和时局前途的观察。这些日记,除了1914年商务印书馆推出的《黄炎培考察教育日记》,1916年《教育杂志》发表的《抱一日记》,1970年代末《中华民国史资料丛书稿增刊》选辑的《黄炎培日记摘录》等之外,大《黄炎培日记》,华文出版社2008年版

《黄炎培日记》,华文出版社2008年版

2008年华文出版社出版了十卷本,四百余万字的《黄炎培日记(1911-1949)》,其史料意义与参考价值非常重大。遗憾。下面就以笔者读过的第五,六,七册(本册读到1941年底为止)为例,从人名失误和其他错别字等两大方面来简单模仿,希望能够有所一点补正作用。

一,关于人名方面的

1935年4月24日。黄河水灾救济委员会工程组长孔礼熙。按应为孔祥熙(第五册40页)

1938年5月24日〈《董自先生追悼会》。按应为黄自先生,作曲家,音乐教育家,逐步刚去世(第五册302页)。

1938年7月12日的宣言起草委员会在汪精卫住宅古董。推选张季鸾(炽章)作稿。同会张君劢,曾慕韩,吴玉章,胡建中,陶希圣,周炳琳,陈裕光及余,共九人。按应为胡健中,CC系报人,曾主持过《东南日报》和《中央日报》,前者堪与《大公报》比肩(第五册322页)。

1938年7月23日晚上《时事新报》崔惟吾招待罗敦伟,秀良侗。按分别应为崔唯吾,李良侗,均当时报人(第五册327页)。

1938年2月23日按应为马一浮(第六册82页)。

1939年7月9日同席者有咸郎轩(哲先之兄),臧哲先。按臧哲先即臧启芳,故咸郎轩应为臧郎轩(第六册153页)。

1939年8月29日聚会者有孔刚父(今堪)等。按孔令侃,字刚父,本书中常写作令堪(第六册173页)

1939年9月6日为国迅撰文,悼朱惶公先生和王礼锡先生。按应为朱惺公先生,爱国报人,民主刚在上海被敌伪暗杀(第六册176页)

1939年10月11日协同李璜到陈武鸿宅访问陈布雷。按应为陈武鸣,即陈继承(第六册第187页)

1940年1月6日函劭力子。按应为邵力子(第六册229)页)

1940年11月1日。日本是贫强而不富强;我非弱小而是弱大。按应为王芃生,日本问题研究专家,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(第七册24页)

1940年12月6日招待餐会到者沈雁水(茅盾) ),李公仆,陶行知等。按分别应为沈雁冰,李公朴(第七册38页)

1941年2月14日聚餐会上,到者有谷叔常(正正极),梁塞操等。按分别应为谷叔常(正纲),梁寒操(第七册66页)

1941年3月19日民盟全体会上,到者十三人。其中有“蒋匀四”等。选出的几位常委中有“励”等。按应为蒋匀田,民国时期重要政治人物,曾为民社党领袖和台湾国策顾问等;励为劢即张君劢之误(第七册78页)

1941年4月17日上午十一时生周恩来,董必武来谈。舜生,伯钧也到了。请中共表示态度。“固言苏联此约乃其一贯之政策,与对华毫无关系。至中共态度,决不因此变更云云。董略同。”按固应为周(恩来)之误(第七册90页)

1941年5月12日在香港的参政会同人聚餐。到者张钟仁,颜骏人等。按应为张仲仁,即张一麐,有时写作张一麟,民国政期重要政治人物,曾为袁世凯幕僚(第七册102页)

1941年6月29日晚上招待新闻记者。到者有生启平(大公报)等人。按应为朱启平,大新闻记者,写过《落日》等著名作品(第七册121页)

除这些个别错误外,还有些人名是多次错误的。如吴鼎昌,字达诠。曾与胡政之,张季鸾合伙接办新记《大公报》。他说:“我并不缺金,我是要立言。”《黄炎培日记》中有些地方对“达诠”的整理是对的如,1936年7月13日(183页),12月4日(224页),1938年3月7日(270页) ),4月23日(289页,以上均五册),1938年8月17日(第6页),8月18日(第7页),8月19日(第7页),1940年1月19日(234页),1月27日 (235页,以上第六册)等。

又如何廉,字淬廉。黄炎培日记》中整理者偶尔将他的字误作醉廉,如1938年2月15日(第五册261页);有时又误作粹廉,如1938年6月1日(第五册305页),6月11日(第五册309页),1938年12月27日(第六册59页); 1939年1月3日 (第六册64页)等。

类似的情况还有些。例如如法学家周炳琳,字枚荪,经常被误作枚孙。兹不再模仿。

二,其他方面的

1935年4月39日邵力子夫妇清观看易俗社《蝴蝶杯》秦曲。按清观看应为请观看(第五册43页)

1935年5月21日‘老子有名无名两句,“两洋人说不到的”。按应为西洋人说不到的(第五册54页)

1935年12月3日作成《兰纪行》之长江,即是范希天。按应为“作《成兰纪行》之长江” (第五册98页)

1938年5月23日是日敌点徐州。按应为敌占徐州(第五册302页)。 19659008] 1938年6月3日国难所由来,由于上排之崇。按应为上排之祟(第五册306页)。

1938年6月20日拔刀按应为溅血(第五册313页)

1938年7月23日。 《国民公报》 (第五册327页)

1938年7月31日星期周云取代《人民日报》所载常熟姚某某殉节不屈事略。按1938年怎么会有1946年以后才创刊的《人民日报》?待考(第五册330页)。

1938年8月18日大型公报驻黔办事处主行戚致光(长诚)来谈。按应为办事处主任(第六册第7页)

1938年12月16日参政会驻会委员会,王亮畴处长报告外交现况。按应为王亮畴外长(第六册55页)

1938年12月31日动员组织的四项原则:统一领导,统一计划,联合组织,分功合作。按应为分工合作(第六册)

1939年5月7日。公电渝会,向被袭惨况。按应为问被袭惨况(第六册115页)。。[61页)。 19659008] 1939年7月15日。刘泗英招餐荣乐国。按应为招餐荣乐园(第六册156页)

1939年7月23日午,章伯钧邀往张表方家会餐,未入座即赵君劢,公权家。按应为未入座即赴君劢,公权家(第六册159页)。

1940年8月7日尚须认请此为敌军阀,不是日本全国国民。按应为认清此是敌军阀(第六册321页)

1941年1月19日胡子靖自挽联:已过曾求阙逝世之年,必安理得;愿传王阳明良知之学,继往开来。按应为心安理得(第六册57页)

1941年1月26日同学少年多不践行。按应为同学少年都不贱(第六册60页)

1941年2月28日是日下午,国民常召集常员为参政员者,提出主席五人候补……如共常不出席,则固改选吴贻芳。按这几个常应是党之误,故分别为国民党,党员和共党(第六册71页) )

1941年4月14日。徐盈夫妇来。谈今日报载日苏协定,已从同盟社探悉内客。按应为获悉内容(第六册89页)

从书中替换的一些注释和按语看,整理者对一些问题点和难点还是比较谨慎的。 ,并谓“日记如此,贝松孙应即贝淞孙,下同”。不过还是有些地方审校不太严谨。例如如第五册324页注释是有关“立帜何心逞辩才”的。先谓原日记如此,即写作“辨”;继以《黄炎培诗集》为取代明其不确,应为“辩才”。 。

日记信这里并非要苛责《黄炎培日记》的整理者。只是希望此书他日若有再版的机会,能够进一步努力,力争尽可能
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 APP)
回复 取消